未来的能源科技公司是能源风险的管理公司

更新日期:2020-06-16   文章来源:管理员
未来可再生能源成本趋近于零,但系统会面临供需和价格的波动,能源公司要通过智能化的手段为用户进行风险管理。
 
新基建的浪潮下,人大代表、远景科技集团ceo张雷今年带来了一份《以智慧城市推动“新基建”》的议案。远景历来以国内第二大风机制造商远景能源为人所知,在去年完成对日产aesc动力电池业务收购后,成立了远景aesc,跻身成为主要的动力电池制造商。远景历来在能源的数字化领域颇有积累,其旗下的专业软件产品、物联网操作系统业务一同构成了远景智能的业务。目前各业务线聚集统一于远景科技集团。
 
张雷的建议中,不乏“智能”、“软件”、“操作系统”等关键字眼,在张雷看来,智慧城市可以是新基建很好的拉动者,为许多新基建的领域理清价值创造的场景,因而显得关键。此外,新基建也将增加能源消耗,新基建本身也有新型的能源基建,在能源转型的大背景下,让新基建更“绿色”也尤为重要。
 
数字化转型的大浪潮下,张雷认为,能源科技公司的角色以后也将发生变化。随着越来越多低成本但波动的可再生能源接入,能源价格会呈现更大的波动,未来的能源公司将是能源风险的管理公司,通过智能化的手段预测和匹配光伏、风电、储能、电动车等各种能源的生产和消费,帮助用户进行有效的能源风险管理。
 
两会期间,张雷接受了媒体专访,以下为专访全文:
 
新基建会更加理性
 
记者:新基建中的5g基站、大数据等都是电力消费大户,而中国目前依然是一个煤炭是主力能源的能源结构,在现有的资源禀赋条件下,如何让新基建更加绿色?
 
张雷:新基建更绿色不仅关乎城市的可持续和城市的环境质量,也关乎应对气候变化危机,新基建有大量的能耗,我们需要考虑怎么能够对人类命运共同体负责。
 
新基建变得更绿色,要从两方面考虑。第一新基建会加大能源消耗;第二新基建可以通过电动汽车、充电桩、特高压的协同让能源体系更加绿色,产生和使用更多可再生能源。
 
要让新基建更绿色,首先要投入大量的绿色可再生能源的基建,而不是大量地投入火电厂。特高压电网到底是服务于谁,是服务于火电还是服务于可再生能源?是连接煤电坑口电厂还是可再生能源大基地?此外, 5g基站、充电桩也可以与可再生能源有效结合,比如5g基站在农村,可以与光电和风电的分布式能源结合。新基建里能源的成份很高。从国家到地方政府,应在大规模投资新基建的同时,通过绿色城市,建立起一套相应的减少碳排放和可持续发展的考核和追踪体系。
 
记者:您的议案中提出“未来城市的能源体系需要建立在可再生能源与智能技术融合的基础上”,具体是怎样的能源体系?
 
张雷:城市一个关键的特征是能源的消耗非常多,80%的能源消耗在城市,而且能源消耗也让城市变得不可持续,雾霾、汽油车的排放、酸雨、气候变化等等,都是显而易见的负面效应。
 
未来的城市必须构筑一个可持续的能源系统来支撑。随着电气化更加深入,数据、5g都大量使用能源,5g对能源的使用是4g的3倍,未来全球10%的电量来自于数据的使用,这是非常可观的。同时新基建中电动汽车、充电桩、特高压都是跟能源相关,所以新基建跟智慧能源高度相关。未来的城市能源系统,必将是一个以可再生能源为主导的系统,并且基于一个智能城市操作系统,这个操作系统需要对机器和数字都有良好的洞察力,能够打通各种信息“烟囱”,没信息孤岛,跟智能的终端协同互动,比如怎么把几百万辆电动汽车变成一个个移动电站,给城市提供能源支撑。所以这将是高度自动化、高度智能化的系统,电力系统本身就是非常智能和自动的。
 
记者:发改委关于新基建的解读中,第二类是融合基础设施,其中包括智能能源的基础设施。能源基础设施如何利用数字化技术变成新基建?还会有哪些新的商业模式、商业形态出现?
 
张雷:方式有很多,比如电动汽车和充电桩其实不仅是电力的使用者,将来也会是能源的提供者。它也能够有效地吸纳可再生能源,帮助可再生能源更好地融入到系统,这就是一种非常真实的场景。
 
如果充电桩不能有效管理,大家在高峰时间同时充电,这个城市的电力负荷可能就会提高几倍以上。难道我们再无序地去建这些配网吗?其实不需要。我们可以通过智能化的手段,引导它何时何地充多少电,甚至还能够反馈给这个体系,既不需要额外的硬件投资,还可以更好地吸纳可再生能源。
 
我想智能物联网做的就是能够让每一个中央空调,甚至让每一个数据,变成一个智能的电力交易体,让我们的5g基站变成一个分布式的边缘计算,让我们的每一台电动汽车变成一个储能电池,让特高压更多地吸纳可再生能源,这就变成了一个软件定义的硬件体系。
 
为什么智慧城市是“新基建”一个很好的拉动者,因为可以帮助大家来理清楚很多价值创造的场景,这个很关键。比如要让交通系统跟能源系统互相融合,可以让每一台电动汽车变成一个储能系统,这个储能系统在光伏发电的时候就能够把电储存下来,当太阳下山的时候这些储能系统可以为城市提供支撑,因为毕竟90%的时候我们的车是不动的。
 
这个问题想清楚了,比如要做好光伏的新基建,就要让每一个光伏面板跟每一辆电动汽车有很好的通讯,充电桩要更方便地连接,充电桩部署在哪里,它们之间是什么样的规定,比如通讯规约、集成规约是怎样的,这时候新基建落地就更清楚了。
 
《记者》:总的来看,您对新基建建设还有何具体建议?
 
张雷:跟“铁公基”不同,新基建的投资主体往往是企业和个人,而不是政府,这个时候投资收益率就很重要。政府不会帮企业和个人投数据,这些需要企业自己去投。所以新一轮的新基建可能会更不一样,大家会更理性,要想清楚价值创造。
 
能源公司的未来